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都市夜谈系列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4:24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首先需要郑重声明的是,这是一篇改编自真实事件,带有纪实性质的故事,此文中关于鬼的描写均来自当事人的亲眼目睹。

当事人是我的妈妈。

自我懂事起,我就觉得妈妈的胆子很小,对于黑暗她经常会表现出像孩子一样的胆怯。在生活中,她的特殊习惯很多。睡觉前一定要将地上的拖鞋鞋尖朝外摆好、太晚了不能照镜子、天一黑不可以剪指甲。她也要求我必须要这样做。

在最叛逆的时候,我坚决拒绝这些要求,这使她感到很恼火。在一次争执中,我不断追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

她终于认真而严肃地回答了我这个问题:

“因为,我小时候见过鬼。真的鬼!”

......

我想,如果不是我非要写这篇纪实性质的故事,妈妈可能永远都不会把这些告诉我。因为这段回忆太过黑暗,即便是几十年过去,回忆起来依旧令人感到心悸。

下面,我把妈妈本人对鬼的一段描述作为这篇故事的头题,送给大家:

“这个世界有鬼,但它们永远不会出现在灯火辉煌太过繁华的地方。它们也并非像影视作品中塑造的那样藏头露尾,相反,它给人的感觉是无处不在。它们可以直接移动屋子里的物品发出巨大的声音,并对现实世界的事物充满好奇。”

我是个东北人,从小在辽宁省抚顺市长大,爸爸是本地人,妈妈是山东人。当年,姥姥跟着姥爷闯关东一路从山东沂蒙来到东北定居,两个人都进入当地的工厂当工人。

一晃十年就过去了,姥姥和姥爷先后生下了五个女孩,还攒下了一些积蓄,生活好起来了。后来,姥爷在抚顺东洲地区挑选了一块地,自己盖了一栋房子。房子一落成,一家人就欢欢喜喜地搬进去住了。

姥爷年轻的时候人缘特别好,搬完了家就大摆筵席广邀亲朋好友。大家都带着礼物来庆祝姥爷一家的乔迁之喜,在众多的礼物当中,妈妈和几位姨妈最喜欢的东西是一本精美的挂历和一盒巧克力饼干。要知道,70、80年代这都是非常稀罕的东西。

姥姥后来将那本挂历小心翼翼地挂在了客厅里,那盒巧克力饼干则留着偶尔拿出来分给几个孩子吃。在搬完家之后,姥姥和姥爷还特地去了市里采购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当时二姨参加工作,姥姥姥爷特地给她买了一双十分漂亮的高跟鞋,其他的孩子都新奇的不得了...

就这样,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把房子布置了一番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了。

然而,他们根本不知道,就是这座房子使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了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

“房子这个东西,没有专业人士指点自己真不能乱盖。”妈妈叹了口气说。

这座房子不大,两室一厅有一个小院子,是一座在东北很普遍的水泥平房。姥姥和姥爷住一间卧室,其他五个孩子住一间,妈妈在孩子们中排老五,那时候她才十二三岁。她经常和大她三岁的四姨,以及大她五岁的三姨一起玩。当时,三姨一直留着男孩一样的短头发,而四姨拥有一头浓密的长发。

孩子们刚住进这栋房子的时候,并没发生什么奇怪之处。那时,妈妈养了一只小黑猫叫小黑。

小黑每到夜里,眼睛就发出绿油油的光。它到晚上就出去玩,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回来,每次都浑身脏兮兮的往妈妈的被窝里钻。

就在姥爷一家住进新房子一周之后的早上,妈妈一觉醒来发现小黑没回来。

小黑以前也有过一夜未回的情况,但都很少发生。因为没人知道小黑会去哪里,所以大家只能等待。

第二天夜里,妈妈连觉都没睡好,她一直等待着小黑从窗外进来钻进自己的被窝。然而,直到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又一夜过去,她还是没等到小黑。

小黑连续两夜未归的情况以前只发生过一次,那时候姥爷一家还住在单位的老房子里,小黑跑了两天两夜,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受了伤。

妈妈非常担心小黑,她一面安慰自己一面继续等待。

第三天夜里,妈妈辗转难眠。每隔一会就抬头向窗户那边看一看。但很长时间过去,也没有小黑回来的迹象。

妈妈也只是个孩子,等着等着还是忍不住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半睡半醒间,她听到屋里传来了一种声音。

那声音很轻很轻,细细碎碎的,先是从窗户那边传来,又慢慢使家具发出了声响。妈妈感觉有东西正慢慢的向她靠近。

“一定是小黑!”妈妈惊喜起来。她知道小黑会来到床前,然后扭着头使劲钻进被窝里。于是,她安静地等待着。

可这次,却不太一样。

妈妈感觉到小黑靠近过来,但它却没上床,反而慢慢绕到了床头这一侧,妈妈感觉到小黑一点点地靠近她的脸。

“小黑,上来呀。”妈妈嘟囔了一声,从被窝里伸出手想把小黑拉上来。

然而,她却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妈妈感到有点奇怪,又轻轻捏了捏,感觉不是很软。小黑的身体是温暖有毛的而且很柔软,绝对不是这种触感!

难道,不是小黑?!

妈妈“腾”的一下睡意全无,她触电般地抽回手臂缩进了被窝里。

整整一夜,妈妈一点都没睡着,她一直侧耳聆听着屋里的动静,脑袋里想象着床下面她摸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终于熬到天亮。妈妈胆战心惊地从被子里探出头,她鼓起勇气检查了自己的被褥和床下的地板,没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她把昨晚的事情和姨妈们还有姥姥姥爷说,姥爷怀疑是屋子里进蛇了,一家人又把屋子各个角落彻底搜查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妈妈和三姨一个被窝睡觉。

在三姨的怀里,她不那么害怕了,但依然不敢向床下面看,就连被子的一角拖到床下,都会让她发抖....

转眼,一个月过去。小黑再也没回来,它很可能是死了。

姥爷说,小黑可能跑到附近的山上,被狼吃了,也有可能去别的人家偷东西吃被打死了。一家人都感到很悲伤,妈妈和小黑的感情最好,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

后来,妈妈回忆起那天晚上摸到的东西,她觉得那一定是小黑的鬼魂来向她告别了....

小黑猫失踪后,全家人虽感到很难过,但却没人把这件事和新房子联系起来。

妈妈说:“黑猫辟邪。其实,是这只猫斗不过那房子里的东西,它护了我们一家人七天已经尽了全力了,可这些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

123下一页

---- 作者寄语:作者:童尧娃娃 作者寄语:真正的鬼,从不藏头露尾。

宿州电力管网CPVC电力管安装注意问题

摆臂式垃圾车资阳东风D9垃圾车

石斛苗哪里有卖的霍山米斛苗销售中心看完这家再做决定

特性鹤岗CPVC电力管规格怎么与电缆配套

5吨扫路车多少钱程力报价

隆昌工地冲洗设备路面安装

企业进京施工备案进疆施工备案怎样办理

山东大流量工业软管泵厂家\国产蠕动泵软管

宣城标准壁厚玻璃钢电力管&

随州标准壁厚玻璃钢电力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