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能源中场的攻防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41:43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能源“中场”的攻防战

6月17日,巴西世界杯足球赛开赛不久,中国和英国在伦敦签署并发表民用核能合作联合声明。在这份声明中,英方表示欢迎中方积极投资参与建设英国新核电项目,愿共同努力确保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尽快取得成功。

这座造价达160亿英镑的核电站位于英格兰西南部萨默赛特郡欣克利角,是日本福岛核灾爆发至今欧洲兴建的首座核电站,也是英国首次接纳外资兴建民用核电站。英国为保障能源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而发展核电的路线,经过多年的犹疑摇摆之后,终于明朗了起来。

其实不仅仅是英国,在这场能源世界杯阵容中,同样位于中场的法国、德国、西班牙、巴西等国,都面临着一场相似的攻防战——如何保障能源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

防守:核电新贵的犹疑

历史上,英国在欧洲大陆曾被意大利、西班牙和荷兰等国领跑海上,也有法兰西与之争雄百年,更有德国虎视眈眈。它最终能够脱颖而出,成为“日不落帝国”,靠的是在危机逼迫下的能源转型,以及由此造成的整体性产业调整。正像《全球通史》作者斯塔夫里阿诺斯所言,在意大利等国衰落之后,只有“法国和英国为可能的领导者”,英国胜出是因为“它早已在基本的采煤工业和炼铁工业领先”。

尽管法国、德国、西班牙稍逊一筹,但这些老牌欧洲强国也受惠于工业革命,领先世界经济上百年。

早期经济发展的能源挥霍和与生俱来的资源禀赋差异,使这些国家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逐渐加重能源进口比例。为化解煤炭和石油等传统能源对外国依赖度过高的危机,保障本国能源安全,能源结构转型及能源多样化成为必然。因此,核电成为许多国家能源结构中的重要组成。

然而,作为能源新贵的核电,让人又爱又怕。各国对核电的态度也总是摇摆不定。

1956年,年轻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在英格兰西北部的卡德霍尔按动开关,核电第一次接入了英国的商用电网,英国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拥有商业核电站的国家。但在狂飙突进般地建设了18座核电站之后,从1995年开始,英国的核电建设陷入沉寂。2009年,英国政府正式对外宣布将建新一代核电站建设基地,并将在2025年之前陆续完工,届时英国40%的电力供应将来自核能。

2011年,全球核电产业遭受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冲击,有些国家甚至对核电站下了“停建令”。英国则不改初衷,并表示政府已为新建核电站做好充分的战略准备。2013年3月,英国政府正式批准建设一座新的核电站——欣克利角,该核电站将成为英国最大的发电站之一,将生产足够五百万个家庭使用的电力。

英国的老对手法国对发展核电更为坚定。2005年通过的能源法,除明确宣示积极持续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外,还指出为提供稳定的生产电力及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法国能源政策法仍维持核能的选择架构。

作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核能发电国,法国的核能发电占比为世界第一。法国从70年代为净能源进口国,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净电力输出国,核电居功至伟。

与英国的专一和法国的坚定截然不同的是德国对核电的恐惧。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含有辐射物的尘埃随着大气飘散到整个欧洲,德国人近距离地感受到了核辐射物的威胁。而福岛核危机使得德国人对发展核电更加充满了恐惧。德国政府修订《和平使用核能和防止核损害法》,明确规定既有核能机组一律不延役,于2022年以前必须全数除役。

德国现有核电机组承担全德25%发电量,这些机组逐步关停后,如何弥补电力缺口,成为威胁德国国内电力供应的最大问题。光靠从邻国进口电力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更为严峻的是,2010年9月,德国政府公布了一项被全球公认为雄心勃勃的能源转型目标:以1990年为基准,2020年碳排放降低40%,2050年碳排放降低80%;新能源在用电量中的占比到2020年提升至35%,2050年提升至80%。

在利用核能进行能源安全防守之外,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成为德国能源安全而低碳的必然选择。而英、法及西班牙、巴西等国,也将风能和太阳能视为实现本国能源多样化、在能源领域主动进攻的有效途径。

进攻:清洁能源高歌猛进

德国利用新能源战略转守为攻,其实现能力令人刮目相看。由于良好的补贴政策,到2012年年底,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已占到全国总发电量的25%以上。因为新能源占比较高,影响电网稳定性,2013年5月,德国在已有的新能源补贴政策基础上,又开始为每千瓦太阳能蓄电池提供660欧元的专项补贴,以提高太阳能发电的稳定性和利用效率。仅这一项补贴,德国政府每年将支付2500万欧元。从2012年开始,德国为每千瓦时光伏发电补贴0.1836欧元,受补贴的强刺激作用,德国连续3年新增光伏装机超过7吉瓦。

同样对新能源发展慷慨补贴的,还有和德国处于同一中场阵营的西班牙。西班牙出台一项法规,保证以每兆瓦时444欧元的价格收购居民屋顶太阳能电池板发出的电,而其对火力或天然气发电厂的补贴平均仅为39欧元。西班牙在2004至2011年间在新能源行业投资690亿美元,人均投资是同期美国的三倍。优惠补贴政策刺激了西班牙新能源的快速发展,2012年时西班牙成好世界第四大风电市场,与美国并列为第四大光伏市场。

而处于同一阵营的另一位成员巴西,不仅具有得天独厚的水电资源、丰富的海洋石油储量,更是有着世界绝对领先的生物质能源。它更像是进可攻退可守的灵活边锋,缓解了充斥着欧洲老牌发达国家中场的沉闷和枯燥。

巴西经济虽然不如欧洲国家发达,但能源底子很厚实。巴西的水力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90%以上,并且在2009年开始,从石油进口国一跃成为石油净出口国。而根据2011年英国投资银行巴克莱资本发布的《全球能源展望》报告估计,到2020年,巴西盐下层石油的日产量将接近200万桶,相当于委内瑞拉的两倍。到时,巴西将成为拉丁美洲的沙特。

此外,在以生物质能源替代石油方面,巴西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巴西生物能源可以分为乙醇燃料和生物柴油两大类型。巴西乙醇燃料生产始于20世纪70年代,为应对当时的石油危机,改变过度依赖石油进口的局面,政府决定从盛产的甘蔗中提取酒精燃料以替代石油。在生物柴油方面,巴西早在1980年便取得了技术研究上的成功,成为世界上最早掌握该技术的国家。自此开始,巴西全面启动、实施“生物柴油计划”。

目前,全球生物质能源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平均比重为13.6%,发达国家平均只有6%,而巴西已经超过40%,处于世界绝对领先地位。

随着世界范围内能源格局的变化和减排压力的不断增大,不论是老牌发达国家还是新兴经济体,其发展都离不开能源转型和能源结构调整。从工业革命至今,可以看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变革得益于能源转型,一些国家的兴衰也可以从此寻找到注脚。

昔日辉煌和资源禀赋并不能对最终的发展起决定作用,就如同本次世界杯上,上届卫冕冠军西班牙早早泪别赛场一样。无论是能源结构的调整、能源政策的制定,还是能源路线的执行,单纯的防守或进攻都无法使一个国家在保障能源安全的同时自如地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这需要众多战术配合。一场比赛,并不能窥得全局。

(文章来源:能源评论)  

济宁订做职业装

赣州西装定做

梧州设计西装

吉林订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