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宏爆红央视常找他救场宋丹丹换搭档终结辉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40:44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黄宏爆红央视常找他救场 宋丹丹换搭档终结辉煌

黄宏与宋丹丹曾是黄金搭档

黄宏在两会上

云南信息报3月23日报道“在八一厂众多艺术家面前,我就像一个学生一样开始学习电影。”黄宏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时,曾谦逊地说过。

黄宏的出身是山东快书演员,后来拜师马季学说相声,最终靠小品走红。网络上的一种偏刻薄的描绘中,黄宏被叫作“小品将军”,但是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位八一厂厂长有“电影将军”之类的称呼。

黄宏之前的厂长明振江协调组织了《大决战》三部曲,有多年的电影管理工作经验。另一位知名度极高的老厂长王晓棠是八一厂老演员出身。2010年10月,黄宏出任八一厂副厂长。在此之前,他主演和导演的电影只有4部,其中包括获过奖的主旋律作品《25个孩子一个爹》,但真正令观众记忆深刻的,是他和魏宗万合作的《巧奔妙逃》。

与前任相比,经历上不足以说服老同志们的黄宏必须用新思路和工作成绩来证明自己。2012年4月,黄宏升任厂长,他必须要把旧棉花弹成一床新被,而他面临的可能是一个永远无法超越的丰碑。

3月4日那天,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黄宏少将被确认免职,但他仍在政协会场上参加了会议。

现在,八一厂也许还能重振声威,但负责人已经不再是黄宏了。

小品演员爆红央视

创作辉煌期,央视常找黄宏“救场”

3月4日下午,“两会”北京会议中心,参加政协文艺界别小组讨论会的政协委员黄宏在会议结束前突然离席,躲避了在会议结束后被记者们围追堵截的尴尬。

3月7日和3月8日,媒体记者两次见到宋丹丹挽起了黄宏,她54岁,黄宏比她长一岁,他们的交情已经超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

1990年的元旦晚会,两人用《超生游击队》登上了那一年的元旦晚会。小品中的一些词句,成了一代人的标准记忆。

黄宏的父亲是快书演员黄枫,曾为李双江的歌曲作词。此外,不到4岁的时候,黄宏就作为小主人,招待了来家里做客的马季、唐杰忠。

1973年,13岁的黄宏被沈阳军区文工团录用,成为一名文艺兵。

上世纪90年代头几年的黄宏是一个创作富矿,曾任央视文艺中心主任的邹友开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综艺大观’节目播出前两天审节目,有时候会砍掉一半。50分钟的节目只剩下30分钟或者25分钟,这时候我就叫人,‘打电话,给黄宏,给牛群’,这两个都是创作能力非常强的人,两天之内就能创作出一个节目填补空白。”

1994年,黄宏差点把马季先生搬进小品领域,他拿着写完的小品本子《打扑克》找到马季。当时黄宏劝恩师:如果您肯出山,我给您当配角。马季考虑再三还是拒绝了他。”后来这个小品由黄宏和侯耀文表演,反响很好。

创作辉煌期的黄宏也面临着自己的麻烦,他失去了搭档。黄宏和宋丹丹的小品组合维持到了1993年,这期间两人已经无法达成创作上的意见共识了。“乡土夫妻”的路走到了尽头。

1999年,宋丹丹准备和赵本山合作《昨天、今天、明天》,这让黄宏心里很不舒服。他告诉宋丹丹:听说本子很烂。

和黄宏的“预判”背道而驰,《昨天、今天、明天》火了。昔日的创作高手似乎已经丧失了判断力。

黄宏的压力

“哪个军级的干部会为具体的事去开讨论会,跟外头的人谈?”

八一厂有最好的演员,军人演员演军人,八一厂有最好的编剧和导演,八一厂有最好的枪械师、烟火师……

2007年,冯小刚的《集结号》首先想到的合作者就是八一厂,但是报告打了很多遍都没有通过,因为主人公“谷子地”杀俘和后来上访找说法的行为有争议。

最终冯小刚找了韩国的团队来负责各种战争场面的效果。

在曾经多次参与八一厂创作讨论的编剧村言看来,2007年上映的电影《集结号》对八一厂更是“一种刺激”。“人家想拍一个军事片,人家可以赢得观众。而且《集结号》更刺激他们的是,整个制作团队都是韩国的,包括军事团队、爆炸、烟火师,就是说已经可以不用八一厂了”。

八一厂的声名给黄宏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我最想听到也是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我是看着八一厂的电影长大的’。”黄宏在一次采访里说。

辽宁曲协的曲艺作家崔凯和黄宏是多年的老友,在黄宏担任厂长之后,他发现老朋友非常焦虑。

“市场力量太强了,他一直觉得很焦虑。”崔凯说。

黄宏四处出击,到处找人取经、商量事。这可能是他从辽宁军区文工团时就保留下来的习惯。崔凯说:“黄宏经常拿着本子到曲协,到处找人遛活儿(练台词,改情节)。”

“你是一个军级的干部,你是一个省长级别的人,哪个省长会为具体的事去开讨论会,跟外头的人谈?”村言说自己能理解黄宏的焦虑。“黄宏是想搞些军旅题材的商业化主旋律。”

好莱坞从来都不缺少“主旋律”,《拯救大兵瑞恩》、《黑鹰坠落》、《战马》和2010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拆弹部队》都是宣扬美国式的主旋律又赢得了市场和口碑的经典。

早在2003年两会时,黄宏被问到如何看待一些文化艺术团体面临的生存困难时,曾说自己不赞成对它们进行扶植。“总扶植就形成了依赖,没有经费跟政府说,卖不出演出票也要跟政府说,一撒手,一不扶植,它就掉下去。”他提到了变革。“文化艺术团体应该靠市场生存。文化艺术团体应该以市场为标准。”

突围的厂长

“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子,几乎年年都得好多奖。但哪个你看的电影是八一厂的?”

突出重围时黄宏自己站到了台前,就像当年他演小品时一样,自己做编剧。这破坏了八一厂的老规矩。八一厂的老同志很多,批评的声音出现了。

“厂长不担任主创的传统丢了。”流传于网络的一篇“八一厂老兵的举报信”这样批评。这封信的执笔者自称“平均年龄72.4岁”,和厂长没有恩怨。

2014年八一厂出品的南水北调题材大片《天河》,黄宏成为编剧之一。这部电影聚起大批国内一线演员,试图用自带粉丝的明星带来高票房,濮存昕、俞飞鸿、李幼斌、陈宝国、张国立、段奕宏都在片里露了脸。

但大制作的《天河》在票房上的表现也没有显示出大腕儿们应有的号召力,最后的收入是3371万。

此外,集中了各种资源、调动济南军区力量支持的《目标战》排了6000多场,最后的票房收入只有24万,黄宏宣传时提到的那“60多吨油料”的开销都比这个钱要多。

在一个无论本子多弱有明星就能保证票房的时代,八一厂的运气也不太好,2013年,八一厂联手小马奔腾制作贺岁片《越来越好之村晚》,集结了郭富城、梁家辉、吴君如、倪大红、徐静蕾、佟大为,3000万的收益,看上去似乎不错,不过排了6万多场,平均一场进账500元,十几二十个人看。

一位八一厂资深演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说,八一厂已经有将近四五年没好好拍过东西了。“我们两千人将近七八百人都是退休老干部,退休老干部是大风大浪过来的,知道什么是好东西。”

至少从收益上看,这个说法并没有错。在娱乐业信息咨询机构“艺恩咨询”的统计榜单上,2014年八一厂共参与制作了13部影片,只有两部影片被统计了票房,其中一部是几方合拍的《智取威虎山》。

“这几年厂里只拿合约片说事儿”,“八一厂姓军,不能变成其他资本的加工厂”,举报信里提到。

“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子,几乎年年都得好多奖。部队的奖、文化部的奖、广电总局的奖,但你想想,哪个你看的电影是八一厂的?”村言认为,老人们主张的那类作品没法给八一厂带来市场上的成功。

黄宏后的八一厂

生产上未受影响,只是“开会的时候,经常会进来各种各样的人请黄宏签字批示”

一位与八一厂生产部长期合作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八一厂并没有受到厂长去职的影响。“生产上还是挺忙的”。2015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现在还在忙《百团大战》,过年期间好多人都没怎么休息。”

受到影响的可能是流程,村言不止一次看到,“开会的时候,经常会进来各种各样的人请黄宏签字批示。”按规定,每周有两个半天,是找厂长签字报账的日子。

黄宏的新工作还没有确定,此前他经历过从快书演员到小品演员,再到电影厂管理者的两次转型。之前两次转型中,黄宏都像表演他的看家本领山东快书一样元气满满,热情似火。

崔凯这样评价黄宏身上的快书痕迹:“山东快书的表演总是很向上、很火爆,黄宏不像赵本山蔫着演,他是火着演,他必须上台就得有一个开门包袱,有个迎头彩。”

3月5日,黄宏告诉记者,这是一次“正常的工作调整”。3月6日上午,他在八一厂做了简短的离职报告。

1999年的春晚上,黄宏和句号表演了小品《打气》,里面有黄宏关于得与失的精彩评论:“谁都能一帆风顺啊?谁这辈子还不遇上点儿事啊?你就拿我来说吧,过去大小也算个干部。我不是跟你吹啊,18岁毕业我就到了自行车厂。我是先入团后入党,我上过三次光荣榜,厂长特别器重我,眼瞅要提副组长。领导一直跟我谈话,说单位减员要并厂,当时我就表了态,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

西安小龙虾剥壳机

郑州爬架网连接件图片

合肥电铃

沈阳工艺石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