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足球恰似一场战争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7:15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钦科拉,赞比亚边陲小城,因地下的铜矿而出名,北望刚果。赞比亚国家足球队陈兵于此,等候非洲大陆上目前最为特殊的一支球队奔波至此。苏尔特太过遥远,巷战的枪炮声传不到这个寂静的小城中,20多个利比亚人跋涉至此,为了一场再普通不过的非洲国家杯赛预选赛。如果不是因为动荡与战争,没人会多看他们球衣胸前的徽记,而如今所有的目光和镜头直接对准了那面飘扬在胸前的小巧的国家过渡委员会三色旗帜。一切转变都是如此突然,卡扎菲时代的印记要在第一时间抹除,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让三色旗配上素朴的白色球衣。

电视新闻直接给我们带来战争的场景,皮卡以及平民装扮似乎成为了交战双方的常态。没有人可以记住一线战士的名字,他们只不过是来回闪动的影子罢了。也许27岁的卡哈特罗西本该继续战斗在苏尔特郊外的,雇佣军狙击手的枪口正在瞄准着他,可如今他坐在钦科拉一家酒店的房间里安静地等待比赛到来。作为利比亚国脚,这一刻,足球让他暂且告别了战争。

今年2月,利比亚人开始走上街头,那时卡扎菲在外界看来不过是正在经历一场小小的风雨而已。可是,每一个利比亚平民则要对自己的未来作出判定,就连一支小小的利比亚国家足球队中也出现了立场冲突。当时的队长塔伊比公然指斥走上街头的人们都是猪狗,受不了这一羞辱的球员们愤然离队,卡哈特罗西与另外两名队友一道加入了反政府军。回想起离队时刻,卡哈特罗西相当平静。朋友找到他说,他们共同最好的朋友因为动荡失去了一只臂膀,目前正住在医院里。一腔热血撞击之下,反政府军自然多了一名年轻的战士。

8月,身处前线的卡哈特罗西被告知,利比亚国家队有可能要重新集结,谋求第三次进军非洲国家杯决赛阶段。足球怎可与建国大业相比,卡哈特罗西起初拒绝离开战场回归国家队。身边战友劝慰他,足球就是他的未来,足球在这一时刻就是另外一种战争,比赛就是神圣职责,必须为国比赛。待预选赛结束,再回归战场也不迟。身负重托,卡哈特罗西与队友一道开始了训练。因为战火,他们没有了主场,与莫桑比克的比赛只好选择在埃及闭门展开。1比0艰难取胜后,利比亚足球看到了非洲国家杯赛在招手了。当初与卡哈特罗西一道离队闹革命的另外两名国脚中,一位名叫阿尔萨基尔的年轻人在前线肩部中弹,在医院养伤一个月后,拒绝回到国家队中,再次投入战火硝烟的前线,至今不知下落。替补门将莫萨与卡哈特罗西的选择一致,回到了足球这个战场上,可惜他在热身赛中受伤了。

千万别小看了利比亚人,这支颠沛流离的国家队目前排名世界第62位,居然聘请巴西人帕奎塔担任主帅。与莫桑比克队比赛前,利比亚新足协为国家队在突尼斯找到了一块平静安全的球场,帕奎塔焦急地等待每一位国脚的报到,并且为不同政治派别的年轻人如何在一支球队中和平共处而不知所措。集训正式开始前,帕奎塔郑重其事训话一番:专心足球,忘记战争,忘掉卡扎菲,专注于人民的感受。因为利比亚就是利比亚而已,与卡扎菲和革命都没有关系,它是利比亚人民的。

今年初对上街民众不恭的队长塔伊比在卡扎菲失势后拒绝回到国家队中,他的理由非常简单,自己34岁了,年事已高,不适合再踢球了。帕奎塔无奈只得任命了新队长,39岁的门将阿博杜戴上了队长袖标。在钦科拉小城与赞比亚队的激战中,新队长的表现最被称道,因为他的勇猛,力保本方没有失球,0比0战平对手,以小组赛成绩最好的第二名身份得以进军决赛阶段比赛。全队上下无比振奋,因为无论政治立场如何,球员们都希望用胜利和出线给饱受战争创伤的国民一些难得的慰藉。

卡扎菲家族倒台之前,利比亚足球一直掌控在卡扎菲儿子们的手中。独裁者的子孙们将足球视为自己的玩物,日前逃至尼日尔的萨阿迪曾经掌控利比亚足协,最昏聩的举动是任命自己为国家队队长。经过他的一通折腾,1997年时利比亚队的世界排名跌至第187位。2000年,萨阿迪支持的的黎波里阿尔阿里队在国内联赛中与反卡扎菲势力支持的班加西阿尔阿里队相遇,后者的球迷将一件身着印有萨阿迪姓名的国家队球衣带进场内,这可惹怒了萨阿迪,班加西阿尔阿里俱乐部的训练场和办公室遭到毁坏,球队被禁赛五年。

萨阿迪对待足球的态度与其父相比还算是温和的,目前在利比亚队担任助理教练的拉斯瓦德回忆说,1979年他被迫终止为的黎波里阿尔阿里队效力,原因是卡扎菲勒令解散俱乐部,终止联赛。日后才知道,这位独裁者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偶然经过足球场,看到周围墙上粉刷着很多人的名字,而他全然不知这些名字到底是谁,一问才知,都是足球明星。妒火中烧,所有球员必须离开球场,通通到街上去踢球。

张掖定做西装

石嘴山定制工作服

信阳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