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趣话古代师爷反腐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0:12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在人民网看过一篇奇文,曰二奶反腐的十大优势,作者不详,啰里啰嗦数千字,在笔者看来,两句话足以概括:

一是二奶与贪官零距离接触,会知道贪官更多违法乱纪的老底,有图有真相,一曝一个准,此曰近知;二是钱色交易,贪官包了二奶,即说明其骄奢淫靡,堕落是一方面,关键是包二奶的钱是哪来的,靠合法收入够吗?此曰赃证。因此,有司一旦介入,无需调查取证,即可定性其贪。

有趣的是,古代师爷反腐,也有着如今二奶反腐的特点。

师爷与官的关系宋代以前,还未出现师爷这个职业,倒是幕客、幕僚、幕宾和幕职官等体制内帮办政务的小吏们,有些类似师爷。如东晋谢安曾说:郗生(郗超)可谓入幕之宾矣。郗超在桓温幕府,做的是参军,也就是参谋官。五代时著名的幕僚之祸,说的是唐昭宗时期的郑准,他给荆南节度使成汭当推官,其实就是书记官,相当于如今专职搞文宣的贴身秘书。

明代晚期,地方官为了驾驭吏胥,掌握政务,渐兴文友幕宾。如万历时李乐任淦令,家人以其不谙政务,请一老主文同行。李乐亦自称:近日友人作令,雇主文行者,十有四五。这种文友或幕友,并不在体制内,无疑是清代师爷盛行之滥觞。

清代师爷到底有多牛?大家不妨去看看陈道明主演的电视剧《绍兴师爷》。清代师爷的名目固然繁多,但有两种师爷,不管衙门大小,均离不开:一种是帮管刑名的,即执法行政;一种是帮管钱谷的,即财政户籍。晚清张之洞督鄂搞改革,设师爷为科长,又回归体制内。从此师爷没落。

毋庸置疑的是,无论幕客、幕僚,还是幕宾、幕友和师爷,他们都是幕主的亲信、智囊、私人助理,幕主将他们倚为左右手,委以重任,不可或离。虽然他们不是贪官的枕边人,也无法跟贪官搞钱色交易,但身边人的身份却跑不了,对贪官莫不知根知底儿。他们之所以反腐,跟如今二奶的情形也差不多,或良知未泯,实在看不过眼了,或与贪官反目成仇,暴其阴事相讦。

师爷如何反腐唐睿宗时期,窦怀贞为雍州长史,手下有个司户叫李元纮,司户相当于刑名师爷,但在唐代却是吃俸禄的官儿。窦怀贞当时依附太平公主,是一位大大的贪官腐官。李元纮恰好相反,不媚上,性清俭。

有一次,太平公主霸占寺庙里的一个石磨,和尚告到李元纮那儿,窦怀贞企图包庇,李元纮坚决不干,在判决书上写道:南山或可改移,此判终无摇动。太平公主无奈,只好把石磨还给了寺庙。李隆基上台后,太平公主被诛,李元纮迁万年县令,积极举证窦怀贞的贪腐劣迹,终使其在劫难逃,投水死,追戳其尸。

明代州县正式官员极少,属州与县衙,其职官最多不过四人,政务主要靠吏员办理。注意,这里的吏员大多也属于清代师爷一类,靠职官的薪水养活的,不在体制内。如承发房和吏户礼兵刑工六房,都由吏员管理。

明代吏员反腐,有两个特点,一是靠发其阴私来胁迫长官,如林烃在《林氏杂记宦游记》提及:郡邑库藏,往往不明,而官亦受其累。盖缘初至,为吏所欺,衙内费数皆取办,且有受其馈遗者。久之,官长短反为吏把持,噤莫敢出声。下面一种才是真的反腐。

如嘉靖年间的宛平县令曹某,贪婪成性,满三年,金箱玉囊,动盈千数。他手下有个幕宾叫孔侑德,跟曹某曾是同乡同学,私人关系也不错。但孔侑德比较正派,对曹知县的贪腐非常不齿,就偷偷记了一本黑帐,以匿名方式递给了顺天府衙门。这下子曹某可惨了,统共做了三年知县,所干的一件件一桩桩贪污的事儿,全被曝光,顺天府基本没费啥时间与人工,就结案了,可谓零成本。

清代师爷当卧底清代师爷最为活跃,在官场和社会生活中的作用极为重要,有良知的师爷也积极加入到反腐行列。

康熙二十年,于成龙受命为两江总督,自直隶启程,轻车简从,微服袖钱数十文,直赴江宁总督府。时江宁知府好像名叫周艮甫(施世纶是在康熙三十二年到三十五年做的江宁知府),周艮甫的刑名师爷也姓周,叫周俞承。于成龙的故事,咱就不说了,人家是著名的于青菜,那是出了名的清正廉洁的好官,单说说周俞承周师爷是如何做于成龙的反腐卧底的。

那个知府周艮甫,在江宁任职多年,上下勾结,又有朝中权贵撑腰,势力不是一般的大,贪贿徇私、强霸民女的坏事儿没少干,甚至扬言:他于成龙再厉害,恐怕倒霉的未必就是我。这话跟今天的隔墙扔砖头意思相近,大概是砸到谁谁自认倒霉,他于成龙未必就敢公开砸我。于成龙是真的没有公开对准他扔砖头,而是一面颁发《兴利除弊条约》:本部院下车清介自持,誓不受属员一毫馈送。一面在暗中搞策反,发展了一个卧底,就是周俞承。

原来,于成龙赴任途中自投旅舍,做了调查,这位周师爷在百姓中的口碑颇好,不吃请,不受贿,办事也竭心尽力,比较公正。在于成龙的一番激励下,周俞承欣然答应,回到知府衙门就开始收集整理周艮甫的贪腐证据。由于他是周知府的刑名师爷,知府大人贪腐作恶的故事,以及和许多贪官之间如何沆瀣一气的牵连,他基本都清楚,很快就完成了卧底任务,把周知府违法犯罪的第一手材料递送到于成龙的案头。

随州工作服订制

哈尔滨工服定做

瑞昌设计工服